一箪_新浪博客

  ◆ 多年以来,我一直很欣赏一箪的为人与为文,也一直想为她的文字写点读后感言。但每每面对一箪的文字,我就惶惑,惟恐画蛇添足。一箪文字里闪现的灵魂以及庞大的哲思,自然有她感染和打动读者的力量。实际上,一箪的文字是随性的。也正是这种毫无功利的纯粹,她自如地把哲学与文学较为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写作是寂寞者的事业。在我的印象中,一箪是一位耐得住寂寞、具有较高哲学素养与文学素养的、多思多产的女作家。短短几年时间,她写下了一百多万字的散文随笔及大量诗歌。这样的事实是令人惊讶的。我以为这首先归功于她的安静与勤奋。 

   其实,欣赏一个人无需太多理由。我欣赏一箪,只因我从她貌似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的文字里,感知到了她拒绝浮华、安静读书、善于思考、随性写作的纯粹灵魂。我甚至还可以从一箪的文字里感知到她对于哲学、文学、音乐、书画等多方面的涉猎。 

   ——中央民族大学博士:辨物居方

 

       一箪是谁?
—写给那些对我心存误解的人

        一箪

  

  ◆ 曾经有人问我:“你有没有事业?”,我直截了当的回答说:“我没有事业”。“我知道你会这样说”,我心里想,你知道就好,对于我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和我谈论事业无意于对牛谈琴。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对我的诗文非常上心,她沉潜在我的诗文里而乐此不疲,我的几乎每一首诗歌和每一篇散文随笔,她都进行了认真的阅读,她比我还热爱我的文字,比我还欣赏我的所谓“才华”,她甚至比我还热爱我自己,比我还了解我自己,我曾经一次又一次故意的伤害她,直言不讳地奚落她,也只有我敢这样无理的对她,我把她发在我圈子里评论我的文章全部删除,不在自己的博客里保存她评论我的任何文章,即使这样她仍然执迷不悟,时时处处维护我,心疼我。我有时在想,她为什么如此热爱我的文字,如此在意我的喜怒哀乐,如此的对我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某些场合纷纷不平;如此对我彻底的沉沦表示痛惜,我也许会受她的鼓舞走出沉沦的误区,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为此,她写了很多篇关于解读我的文章,而我却不领情。不领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她爱我的文字,是真正的爱,爱的我无所适从,付诸笔端自然避免不了过多的溢美之词;二是我消极的人生观和内敛的性格与她积极向上的人生观有些格格不入,这就势必产生一些认识上的错误。我曾经抱怨她在《唯美纯文学杂志》里过多的刊用我的文章,我说有那么多的好文章,你怎么偏偏要发我的东西呢?
   即使这样她仍然执迷不悟,对她对我的好,周围的人很不理解,连我也不理解,好的让我腻味;而她自己却说,这是一种大爱。她和她的朋友都认为我嫉妒她,说我嫉妒某个人真是对我极大的侮辱!我是什么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尤其对出名不感兴趣。不感兴趣的原因是自己本来就才疏学浅,自己对自己的人生不抱任何奢望,只在乎活的本真、真实、率性,就像大多数的人一样活的轻松愉快,在这个崇尚出名、娱乐致死的年代,我没有任何出名的欲望。我是什么人?我是一个把一切都可以看穿的人,我是一个存有淡泊之心、目光短浅、孤陋寡闻、蔑视名利、活在梦里的人;我还是一个从不沽名钓誉、自命清高、不知深浅、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不信也罢,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我就是这样一个游历于世俗之外、不食人间烟火、活在梦里的人,一个把一切都没有放进自己眼里的人,顺便要说的是,不论你是天王巨星还是下里巴人,只要你有本事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对我而言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只会对你有意义),我都不会嫉妒的。对我而言,你即使有天大的本事,我也不会感兴趣的。我说名利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的意思是,名利只能助长心灵的浮躁,名利让人容易变得焦虑不安,名利有时还让人活的很累,甚至变得恬不知耻、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