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飘香的人生况味!



粽子节又来了,学名叫“端午节”!说起来是中国民俗中相对普通的一个节日,和春节、元宵节、清明节、中秋节无法相提并论,但普通中有不普通,所以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当代,粽子节反而显得很重要了。


记得小时候在老家过端午,无非是吃各种馅儿的粽子,什么小米馅儿,糯米馅儿,豆沙馅儿,红枣馅儿,或组合馅儿,算是改善伙食。那时日子过得清贫,每一个节日,都被小伙伴们翘首以待,仿佛都是过大年,都有点亢奋的感觉。不过骨子里,大家还是盼着要“改善伙食”,改善因伙食改善而带来了情绪指数升腾……


老舍先生写粽子节的诗词无疑便是过往北方人对粽子节最好总结:

端午偏逢风雨狂,村童仍着旧衣裳;
相邀情重携蓑笠,敢为泥深恋草堂;
有客同心当骨肉,无钱买酒卖文章;
当年此会鱼三尺,不似今朝豆味香。


至于什么屈原啊,爱国啊,舞龙舟啊,离北方的粽子节仿佛很远。直到后来走出老家,才在同学的耳濡目染和各种媒体信息的解读中知道了粽子节的更多内涵——多了一丝悲情,多了一份遐思,也多了一点厚重。


如今的端午节,显然有一点不普通了。






一来呢,因为屈原投江的故事,她被赋予了爱国主义精神象征的内涵,所以在这天不能说“快乐”了,要说“安康”等等,偶尔“快乐”一把,难免还被人“纠偏”;二来呢,粽子节可以名正言顺公休几天,对上班族而言,这就太重要了,福利啊,谁不想要?这三来呢,围绕端午节,电视台、商家会推出好玩的节目和活动,无疑也助长了节日气氛,让滚滚红尘中忙碌了半年的家庭有了一个中道团聚、享受的借口。


其实我想说的是第四个理由。粽子节变得不普通,我以为更多的缘由是,越来越多在城市化城镇化浪潮中主动被动被拉拢裹挟到城里的人们对大自然的留恋和亲近。


粽子飘香,飘来的是荷叶的香,是芦苇的香,是小米的香,是糯米的香,是红枣的香……那是大自然的清香啊,就像人们走进田野,吸一吸空气的沁香,闻一闻土地的芳香,嗅一嗅野花的清香!然后,再于旷野农家欢聚一桌,把酒言欢,品一品农家乐的味道。那种感觉,是不是有点王羲之们“引以为曲水流觞”的穿越?


当然,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看来天气得好,否则就得有点老舍先生在“风雨狂”中也能闻出“豆味香”的雅兴了。


不是么,在我国民俗节日中,除了“清明节”,最接地气的我想就是粽子节了。毕竟,“千家万户瞳瞳日”,春节太喧闹;“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元宵太世俗;“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中秋又太寥远……而端午,终究是人间的,只不过,端午节之所以是端午,还因为她慢慢还是被不甘心的人类赋予了超越的意义。

借助一条白蛇成仙的缠绵情事,人间的端阳节和神、僧、妖挂上钩,而当爱恨情仇和仙妖僧道组合在一起,当吃粽子的人类被灌上了雄黄酒,端午节的神龛便大大升位了。而且,和中秋节相比,白蛇传更富人情味的敢爱敢恨对人的吸引力大增,以至于“端午”在诸节中的稀缺性更加突出。端午,能不火么? 

稀缺的,总是会越来越珍贵,这是投资秘诀,也有人生况味。

物资匮乏时代,人们抢大米;而今,有人卖空气!真情缺失年间,人们呼唤北方的狼;移动互联时代,我们祈祷孩子们远离手机,多和自然交朋友!

粽子节,一个地道的中国节,不同年景,有不同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