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首秀后:你还怕什么?

首发于微信群

3月12日,市场翘首以盼的证监会新主席刘士余终于亮相发言了。


他能给积弱已久的市场带来什么?这是大家不能不关注的大事。

 

没一个证监会主席能根本改变中国股市,这是市场段子手们经常挖苦的事儿。但没人可以否认:每一任证监会主席都会给市场打上自己的烙印,无论是刘鸿儒、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还是刚离任的肖刚。

 

为什么?因为中国股市本就是改革的产物,而且是新事物。所以它一直在改革中,有时甚至处于“革命”中,如股权分置改革;所以它对监管层而言一直是陌生的,探索性的,其掌门人的观察和作为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市场发展的轨迹。

 

 

如此,谁敢小觑新来的证监会主席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

 

当然,国家有国家意志,证监会主席也必须服从整体意志。但千万不要忘记,作为中国社会改革开放的缩影,中国股市也能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国家意志;而作为一个参与度极高的上亿人的市场,市场各方,包括超级机构、国企、私企,外企、富豪,中产,工薪族甚至农民,也都在这个市场中争取自己的利益。貌似小社会,实则大江湖!

 

即如此,谁敢漠视刘士余?

 

更重要的或许是,刘主席上任之际,正值中国股市在经历了2015年的癫狂后陷入股灾的当口----

股灾1.0,股灾2.0,股灾3.0……三轮下跌,年初暴跌,已然让中国股市尸横遍野,血流遍地,获利者寥寥无几。甚至,在这轮股灾中,还出现了以往不曾有的国家队、公安部救市稳市,出现了罕见的自认政策失误,出现了监管层大面积的高管倒台现象。

 

经济滑坡,市场高危,人心黯淡,流言不止……这便是刘士余出山时面临的困境。

 

显然,一举解决影响市场的长远症结是不现实的,所以在首秀中如何破局便是刘主席必须做出的选择。做好了,第一印象加分,市场信心嗅出暖意;做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刘士余选择了什么呢?他选择了辟谣!由辟谣入手,直截了当,直面问题。

 

首先,他辟了香港政协委员关于“都来买股票”的传言,他说,“之前我说的是,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此话说得很明白,意思便是,作为证监会主席,他不会给具体交易行为作出建议,这不是其份内之事。而且,他用了“可能是我的方言原因”,也给足了那些政协委员面子,同时也堵住了那些爱挑字眼的闲人的口。

 

他辟的第二个谣言就更重要了,那就是注册制。这轮股灾以降,公司上市注册制一直是空方拿来扰动市场的重要砝码,尤其是2016以来,注册制更成了做空杀手锏,动辄挥起,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在早已恐慌的市场上空。3月以来,这一点表现的尤其明显。

 

对此,刘士余单刀直入,强调了既定的国家意志和证券市场发展趋势,说“注册制必须搞”!

 

是啊,做事做人必须有远大理想,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注册制亦然。这一点,刘主席没有错。

 

但任何理想的实现都必须顾及实际情况,必须分步骤分阶段讲方法并结合国情社情实事求是进行才能不犯类似“大跃进”式的盲动错误,才能有的放矢,取得实际效果。所以刘士余话锋一转,强调“注册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论证!先把多层次资本市场搞好,为注册制创造极为有利的条件。 注册制改革需要需要相当完善的法制环境。 配套的改革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准备,注册制不可以单兵突进。

 

而我们知道,中国股市怕的就是注册制盲目上马,单兵突进,无视中国股市的发展实情,即缺乏健全的退市制度、缺乏相应的严刑峻法、缺乏投资者讼诉保护制度……

 

可以说,刘主席的这番话才是市场的定心丸!因为在事关市场游戏规则的大转变这件事上,一着不慎,便可能满盘皆输,更何况是我们这样一个已然如惊弓之鸟的A股市场。

 

我说过,和国际成熟的发达国家股市相比,中国股市俨然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懵懂少年。他充满活力,肩负希望,但也时而温顺,时而桀骜,甚至一度时期会疯狂变态,伤及无辜……管理这样一个少年本便不易,更何况管理他的也是一个不成熟的“师长”!

 

如此,多劝导,少干预,确立法规,完善环境,以身作则,因势利导,让其顺利度过“逆反期”才是监管层最需要做的。

 

须知,即便是成熟市场如美国,当年搞美国特色的注册制也让美国散户“血流成河”才在二战后的残酷氛围中得以完成。更何况中国不同于美国,上亿的散户参与者背后至少是三四亿人口的影响力,其主流也是中国的“中产阶层”,他们对股市的希望、感受都会直接影响其对中国社会的“刻板印象”,影响到他们对中国改革大业的认同度!

 

改革是众望所归,因为大家都希望越改越好,但注册制,却是对中国股市的一场大革命。时机不成熟而妄动,会招来无妄之灾。

 

就此而言,刘士余主席的表态至少是务实的,至少表明,其对中国股情有清醒的认识。的确,注册制需要的配套机制很多,需要的市场成熟度很高,需要的市场信用水平很高。

 

在这件事上保守一点是完全应该的。就算将来“必须搞”,我想,搞出的也一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注册制”-----美国的注册制并不是不管不顾,它也是有美国特色的,不信你去研究一下?

 

 

到此为止,影响中国股市的最大利空算是被判“死缓”了,市场可以大大松一口气。

 

然而中国经济要发展,直接融资要发展,除了改革,我们还需要开放。

 

所以接下来,无论是完全定调了要近年上马的“深港通”,还是已基本论证完成的“沪伦通”,刘主席谈的便都是“市场开放”的事儿了。基本取向是,中国股市要继续对外开放,要继续引入外资,把这个原来的“池子”做大做强做成投资的海洋。

 

和“一带一路”一样,这是方向,也是信心,更是宣言——中国绝不会再闭关锁国,中国经济及中国资本市场会走出去,中国有信心有能力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当然,针对当前信心脆弱的市场,刘士余也不失时机地告诉大家,中证金作为稳定市场的力量,在很长时间内不会退出市场;而在市场机制失灵之时,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管。结合前面关于注册制的表态,刘主席的话等于再给市场吃了第二颗定心丸……

 

如此,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记得3.12之前的周五,中国A股交易量已萎缩至去年高峰时的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