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不能有诗与远方_徐斌



看更多精彩,扫描上面二维码


这两天的路边社消息,让吃瓜群众开眼了吧?现在稍微明白事理的,都看出来了,银行就是某些权贵的提款机,而所谓的国企,就是将真金白银输送到欧美番邦的白手套。当然有人还是不服气,说国企怎么不行啊?我现在就在国企啊,效益啥的都挺不错啊,不能一竿子打翻船嘛


这个,我们研究学术问题,不探讨政经黑幕,无论坚持私有制的自由市场小清新,还是坚持国企改革不动摇理直气壮做大做强的小粉红,都是正经人,我们说话要讲道理,不能非黑即白,随便下简单结论。因为现实就摆在这里:在政府掌控经济大部分资源的情况下,三十年来的经济增速和总量都得到惊人的发展,怎么能说国有制一无是处呢?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张五常的佃农理论。这非常重要,毫不夸张的说,该理论基本可以解释三十年来的中国经济奇迹。


1949年国民党逃窜到台湾后搞土地改革,对于地租采取管制措施,规定地主收益不能超过农地收入的37%。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政府管制会导致社会总产出降低,也就是农业产量萎缩。但事实上,台湾农业产量,自土地改革后暴涨,这如何解释?张五常的解释很简单:由于政策,地主收的地租,低于市场租金,但地主可以将土地切细啊,分成更多更细的田地,租给更多的农民去租啊,而农民呢?地租固然低了,但地块却小了,如果想赚更多,只能想办法增多单块土地产出。简单说,就是地主份蛋糕的比例小了,只能想办法租给更多的农民去种,做大整个蛋糕,而农民租的田地面积份额固然小,但比例足够大,只能努力还能获得比外出打工更高的收益,所以大家一起努力,就将农业产出总量搞上去了。


在1976年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前,政府获取农地几乎大部分产出,但农民家庭所获甚少,但结果就是农民不会增多投入,蛋糕做不大,大家一起受穷。一旦政府说,你们拿大头,我拿小头,而且细分到单个农民家庭,农民家庭积极性就上来了,那么总产出一下子就上来了,蛋糕做大了,政府虽然切的蛋糕比例小了,但获取的收入,却比以前多了。


这个道理,也可以落在国企改革上,最早的国企承包制改革,就是这样:之前政府拿走大头,现在改成拿小头,企业管理者和工人拿大头,那么企业效益就上来了。但这里有个麻烦,由于企业财产所有权依然属于国家,所以国企干部与工人在承包期间的经营,通常是涸泽而渔没长期打算的。这样,国企改革又不得不加上其他条条框框,譬如“资产折旧年限”之类的指标等等。总体看,由于国企内部人的收益占比,相当高,企业管理者与员工,也有一定积极性搞好企业。


事实上,整个国企改革放在全国区域性竞争上,都可以按佃农理论分析: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就是一个“大地主”,土地和设备等资源,就是要收取租金的,收取形式就是财政税费,理论上对地方政府而言,不管民企、国企还是外企,都是“农民”,谁能提供更高财税收益,“大地主”就将资源朝谁倾斜,如果谁不能提供财税收益,拿就是倒贴钱的“佃农”,“大地主”是坚决不干的。这是二十多年来,各地政府国企改革、发了疯打了鸡血似的招商引资的根本动力所在。


这过程中,地方政府对于财产保值增值这调调儿,是一点都不感冒的,而全身心高度关注现金流,因为政府其实就是一群人组成的,地方官员是有任期的,上任第一天就要保障上下人员的吃喝拉撒睡开销,更别说自己的三公开支了,还有上面给的GDP和财税增长的指标是硬邦邦,乌纱帽保得住保不住,能不能混上去,全看现金流能否为正,至于债务债权、资产保值增值这类调调儿,随便找个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做个账本即可,钞票是不能随便印,数据和资产负债表可以随便印啊


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为何中国环境污染这么多年日甚一日,地方债务膨胀日益无极限,地方招商引资都很打了鸡血似的,地方政府掌控的国有资产,全是巴菲特梦寐以求的:特许经营权、现金流充沛、傻逼都能经营所以政府非常容易控制等等……


你或许对地方官员的短期行为义愤填膺,觉得这帮孙子只顾任期短期利益不顾千秋万代,太可恶了。我告诉你们吧,如果地方官员真的关注资产升值保值这调调儿,后果更可怕,那意味着他们直接要将资产划分自己名下了。你想想,如果不能让东西是自己家的,资产增值保值,跟他们有毛关系啊?破家县令,灭门令尹,如果官员考虑资产保值增值问题,那就后面出现老板犯罪下狱,或干脆出车祸人间蒸发等一系列奇特现象,如果你能保有全尸,说明对方还有一丝天良未泯


所以很多人愤愤不平指责中国官员贪腐吃喝,找小姐都要发票,恨不得上个厕所都要发票报销,全国三公开支单位是千亿,公务员系统急剧膨胀等等丑陋现象,简直是姐可忍叔不可忍!


我说句公道话,这现象其实很公平,凭什么啊?一个干部招商引资为当地创收几亿几十亿,工资却和政府门口小卖部的大妈一样多,你觉得合理吗?一个领导披个条子做出来的决定,能左右几千万几亿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地方财产损益,但他账面工资和一个公司销售员差不多,你觉得这靠谱吗?他不抽中华烟不喝茅台酒不做奔驰车不搞小三,那不是人,那是妖。反常即为妖。


宣传归宣传,但做人做事要老实,譬如我出来混,就怕对方不赚钱没得好处,哪怕自己吃点亏,我也认。我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是因为对方不得好处,那事情肯定办的不地道,你即使这一次独吞好处,下次还得吐出来,一准的。


张五常因此说中国区域竞争制度,是海内独步天下第一,是中国经济繁荣的核心奥秘,尤其是基层和中层干部激励,那个牛逼啊,简直没谁了。那么最高层干部呢?张五常开始含糊了,大领导嘛,应该追求青史留名,要有家国情怀,有诗和远方,抛弃苟且和营营役役,到了那个境界了,自然不是一般人啦


嗯,确实不是一般人,不像基层或中层干部那样注重现金流,到那个位置,视野肯定开阔了,基本都是考虑资产保值增值问题。没办法,八代贫农出身啊,流氓无产者的后代,上辈子哪里看过钱?家国情怀,诗和远方,都是好东西,所以都留给你们啊:)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查看博主原文>>

国企改革不能有诗与远方_徐斌

0

喜欢

阅读┊┊┊┊┊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