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置顶:

2017年06月22日

(2017-06-22 17:09)

标签:长江支队军事历史

    红色闽东行】*永远的长江支队

                           魏  

                                         记忆 · 南征

         在宁德城区北岸有一座长江支队纪念园。触动心灵的那一幕幕石刻、浮雕、碑记等场景,仿佛承载着许许多多人物和故事……   

   我们肃穆地瞻望巍巍的纪念碑,我们回首打量那一段“南下干部”的往事,有一种缅怀,历经时代的风雨,越发沉重。

   长江支队,一个特殊的部队番号。她不仅是特定的历史节点上的红色标志,更是一种用鲜血和汗水凝结成的荣誉!  

   忆往昔峥嵘岁月,想当年血火征程。红色的记忆,在半个多世纪前的界面上定帧。  

   1948年初秋,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进攻逐步转向战略决战。就在这个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西柏坡召开了“九月会议”。会议向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提出了: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夺取全国政权的这一伟大的战略任务。

   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的战略目标,10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准备夺取全国政权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决议》。《决议》决定从华北华东、东北、西北、中原五大老解放区抽调5.3万名干部,组成17个区党委架子,随军前进,到新解放的地区,建立人民政权、开辟工作。

   同年12月,中共中央华北局为了落实《决议》的精神,决定从由太行、太岳两区抽调一个完整的区党委架子的干部,即:一个区党委、六个地委、三十个县委,一百多个区委的党、政、军、区各级干部及后勤人员共约4600多人。整体调出。

   任务确定后,太行、太岳两区党委专门召开会议,会议分析了全区干部的情况和抽调南下干部的有利条件及困难,要求各地在对干部进行形势教育、阶级教育和党的教育的基础上,采取自愿报名和服从组织决定相结合的方法,争取在2月中旬完成这一政治任务。在进行宣传、动员、座谈和讨论中,提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等口号,很快传遍了各地,并变成了两山老区广大干部的实际行动。领导带头,自上而下,各级干部纷纷报名南下,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华北局分配的调干任务。

   1949年初,随着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律战役的胜利,奠定了我军横渡长江、解放全中国的基础。形势的迅速发展,调干南下工作的时间提前、步伐加快。2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度准备随军渡江南进干部的指示》,指示确定华北局担任的1.7万名南调干部于2月底集中,加以训练,交华东局领导,随中野、华野向江南前进。

   太行、太岳两区党委遵照华北局的指示,由太行区组织一至三大队(一个大队为地专级架子),太岳区组织四至六大队。太岳区决定,第一专署组成第四大队,第二专署组成第五大队,第三专署组成第六大队。在各地召开盛大而富有教育意义的欢送南下干部大会;两区已确定南下的全体干部,先后于3月中旬集结河北武安,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由冷楚担任党委常委、书记,刘尚之(常委、组织部长),周壁(常委、宣传部长),叶松(常委、社会部长),刘裕民(委员、行署主任),陶国清(委员、军区司令员),侯振亚(委员、组织副部长),七人组成“长江支队”党委。

   这一批长江支队队员,绝大多数是中共党员,各级领导骨干多,年龄较轻,办事能力强。他们中有的参加过北伐和土地革命;有的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大多数队员参加过抗日战争时期根据地的工作;还有不少队员经历过解放战争和解放区土改运动的锻炼和考验;是一支生力军。

   在支队党委领导下,全体队员在武安集训,一面进行编队,一面进行军事训练和时政学习。在编队方面,陶国清任军区司令员,分区司令或专员任大队长,地委书记任大队政委,县长任中队长,县委书记任中队政委,区委书记、区长任正副。军事训练方面,如列队、防空袭、遭遇战、打被包、训练口令、警戒方法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南征之前,支队领导人冷楚、周璧到北平参加中共中央华北局会议。4月15日,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双清别墅,接见了冷楚、周璧。毛主席一一询问了他们的姓名、籍贯等基本情况,以及太行区农民生产、生活的情况,朱总司令询问了手工业方面的情况,冷楚等人分别做了简要汇报。接着,毛主席与他们畅谈了“四面八方”的经济政策。“四面”是指公私、劳资、城乡、内外,其中每一面都有双方,故称“四面八方”。这是针对新解放城市的经济工作中出现的盲目、片面思想,甚至“左”的错误倾向而提出的,希望他们能够做到“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毛主席向长江支队主要领导面授机宜,这对于南下干部到新区接管政权、开展经济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实践意义。 

   4月24日,长江支队在军号声中向南开赴,武安县城党、政、军、民、学生,从城里到城外列队欢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声、锣鼓声、鞭炮声响彻云霄。

  4月25日,队伍冒雨步行50多华里,前进夜宿邯郸县羊井村,休息一天。27日过平汉线,入住磁县的南城村。28日突破安阳敌人据点。29日经汤阴县,参观了岳飞庙。30日住淇县城内,5月1日在汲县休整,欢庆“劳动节”并做好过黄河的准备。在平汉线上,长江支队和四野南下大军会合前进。5月3日凌晨五时出发,徒步疾行130多华里,于4日晚9时赶到詹店镇老田庵火车站。当天深夜即乘火车装货车厢,通过黄河大铁桥到达郑州,又转向陇海线。5月5日中午到达淮河北岸,夜宿徐州火车站。6日到达安徽省宿县。7日由于淮河大桥被敌人破坏,只好步行过浮桥抵蚌埠。支队纪律严明,情绪高涨。此时,上海被我军重重包围,华东支前任务繁重。华东局指示,长江支队准备抽调一个大队支援前线战勤工作。

   5月8日,第六大队从蚌埠乘火车开赴嘉山县,宿住明光车站。10日陡步120里行至滁县待命。为躲避敌机的轰炸,5月15日夜晚急行军110余里达到长北岸浦口,连夜轮渡至下关码头,乘公交车进“艳江门”,于16日拂晓前进入南京古城,进驻原国民政府交通大楼。

   此时,我们第六大队番号取消,改任支前任务,归华东支前司令部领导,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支前委员会干部大队”。每人发给黄色军装,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和五角星“八一”军帽徽、配备军用品。并在“行政院”大礼堂,听了南京市领导宋任穷和华东支前司令部、第二野战军有关领导同志关于财政、粮食、交通运输等工作报告。(第六大队在南京待命整整26天。)   

   5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电令:“三野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于六、七两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此时,华东局通知长江支队继续前进到苏州城外待命。原定长江支队接管的苏南新解放区,已由华东局“华东南下纵队”第四支队接管。24日,长江支队除第六大队之外,奉命抵达苏州。5月27日,上海宣告解放。

   5月28日,三野十兵团下达进军福建的行动命令,以二十八军八十四师、军侦营、工兵营组成先遣部队,很快完成了在福建建瓯、南平一带为大部队开辟“前进出发线”的任务,为三野十兵团以及长江支队入闽,打开了北大门。

   当时,二野兵团司令员陈赓、陈锡联在上海参加军事会议,曾要求长江支队随二野进军大西南,华东局张鼎臣同志认为,福建是东南海防,还有解放台湾的任务,十分需要干部,长江支队还是去福建。最后,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决定:长江支队去福建。

    6月初,华东局组织部副部长到苏州向支队部传达了华东局四条指示:一、长江支队7月随十兵团进军福建;二、因接管福建干部不够用,同时从华东地区再抽调一批干部随长江支队进福建;三、原从长江支队调给华野后勤支前的第六大队回归长江支队;四、从长江支队抽调一批县主干以上干部去上海,带领上海知识青年随军南下福建服务团。 

   6月12日,第六大队从南京坐火车,当晚到达苏州,在火车站等到天亮,于13步行7里,到蠡口镇宿营,重归长江支队建制。随即在苏州蠡口整休27天。

   7月10日,随十兵团进军福建,两岸群众,人山人海,敲锣打鼓,把我们送上汽艇,依依离别,至今难忘。7月11日乘轮在太湖中速行,夜宿嘉兴城,休息四天。   

   7月16日,又乘火车经浙江杭州大铁桥,过了钱塘江后遭遇敌机空袭,停车二小时,处理了伤员,继续前进,到江山县下车。7月17日下午到达浙江江山县贺村车站,在与福建接壤的淤头镇,休息12天。

   此间,张鼎丞同志在新塘边村召开会议,宣布新的中共福建省委成立。会议确定长江支队六个大队入闽后接管的地区。

   7月31日,第六大队从江山达埂村从发,经浙江峡口、二十八都,越仙霞岭,进入福建仙阳。

   8月2日,第六大队到达浦城,停留9天。8月12日,继续徒行,经临江、石阪、龙岗、水吉等,行程约340里,于8月16日到达闽北重镇建瓯。此前,福建省委已在建瓯召开长江支队与福建坚持地下斗争的地方干部胜利会师大会。

   8月17日,福州解放。8月25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和福建军区宣告成立。

   9月1日,第六大队步行130余里,到达南平后轮乘船至福州。9月13日,第六大队由台江码头乘船到馆头,正遇狂风大雨,经丹阳、罗源到达宁德飞鸾,再从飞鸾乘船溯水而上。一路冒着风雨,踏着泞泥,艰难前行,于9月19日抵达赛岐。

    9月24日在福安赛屿镇天主教堂,长江支队六大队与闽东地下党的同志胜利会师。

   至此,长江支队第六大队全体队员在冒着战火硝烟,跨越8省,65个县,胜利结束6500多里的南下行程。

                

                回眸 ·奋斗
                待续。【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阅读 ┆  ┆ ┆  

宁德市长江支队纪念园简介

新浪博客

(2017-09-22 20:49)

标签:长江支队

    宁德市长江支队纪念园位于蕉城北海滨路东湖北岸公园内。



       2009年,在纪念长江支队入闽60周年之际,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为了弘扬长江支队精神、缅怀先辈伟绩,自筹捐资建立纪念园。该园占地面积约4亩,由主体纪念墙、主题雕塑、纪念亭、“三太”(太行、太岳、太姥山)刻石等组成,贯穿其中的步行道象一条飞舞的红飘带将各部分连接在一起。




   主体纪念墻,顶部红色琉璃瓦,中间镌刻着毛主席语录“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十个镏金大字,以及南征路线图、碑文,全面而又系统地展示了1949年长江支队全体队员在冒着战火硝烟,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强渡黄河、长江,行程6500多里,跨越8省,65个县之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气势雄伟,庄严肃穆。



   纪念墻背面刻着“在闽东工作过的长江支队队员名单”,密密麻麻记英名录。他们当中,有身经百战,屡建战功的红军干部;有舍身报国,一心抗日的传奇英雄;有视死如归,剿匪反霸的战斗员;有以身作则,密切联系群众的政治工作者……他们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献身,建立了不朽功勋,他们的事迹值得人们敬仰!他们的英名和日月同辉、与江海共存!

主体纪念墻右侧,依次排例三座主题雕塑。


   第一幅浮雕塑像主题为“挥师南下”,体现的是当年太行、太岳人民依依不舍地送别出征战士的情景,栩栩如生地刻画出妇送夫、母送子到战场这一个个感人故事。

   第二幅浮雕塑像主题为“胜利会师”,体现的是长江支队与闽东地下党、游击队胜利会师的喜悦情景。这场史性会师是闽东革命一个新的里程碑,也是闽东革命事业走向胜利的曙光,它昭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第三幅浮雕塑像主题为“建设闽东”,体现的是长江支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靠工农、与地方干部一道战天斗地;为闽东的建设和繁荣,恪尽职守、忘我拼搏、开拓进取、求真务实的精神风貌。充分展示了“功在八闽”的勋绩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对长江支队的高度评价。





  主体纪念墻对面,耸立一座纪念亭。亭的外观呈八角形构造,气势恢弘,极具现代化气息,融美观和实用于一体。亭为双层八柱重檐,顶部覆盖红色琉璃瓦,攒尖宝顶,柱为花岗石圆柱,蔚为壮观。亭柱正向写刻一副楹联,由原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撰,其曰:“风华正茂出两山,一生辉煌留八闽。”生动地诠释出长江支队高尚品格和光辉历程。



   纪念园内金丝垂柳,繁花似锦,湖水粼粼,浑然天成。茵茵绿草坪上,有一块孕毓青黄赤白黑的彩石,它取自王屋山。其石刻有“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字样。一石多色,相映成趣,韵味无穷,远古的神话传说和雄浑有力字迹不仅增添了彩石神韵,更显示出太岳人民对长江支队百折不挠、坚毅勇敢的开拓精神的首肯。


   还有一块彩石,它取自太行山。镌刻着“魂铸四海,功昭华夏。”其笔意灵动洒脱,笔贯意连,蕴含着太行山人民对南下干部扎根福建,服务人民的情怀和朴实而伟大的奉献精神的赞许。


另有一块天然奇石矗立草坪上,落落大方,俨然一副自鸣得意,炫耀风姿的模样。它取自太姥山。石上竖写着“革命精神代代相传”。流畅的运笔,言简意赅,充分地表达了闽东人民对长江支队的历史感情和深切厚望。



   总有一些关怀,让人感动不已。无论是在建园施工期间,还是在开园之后的参访指导,宁德市各级领导关切的话语中饱含期望;他们灿烂的笑容里满是肯定;长江支队各地研究会都派员前来相互切磋交流;全国各地的长江支队的后代们纷纷前来,凭吊先辈,深情回顾老一辈鲜为人知的点滴往事。党史、军史研究人员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都会潮水般涌来,祭奠英烈,抚今思昔。开园至今,接待国内外游客近50万人次。



   总有一些“红色亮点”,引起善于捕捉新闻的媒体广为瞩目。福建电视台纪录片《永远的长江支队》摄制组、《福建日报》、《山西日报》日报》以及新浪先后对宁德市长江支队纪念园卓有成效的工作予以了推介造势。


   宁德市长江支队纪念园以人文秀区、纪念景区、旅游休闲服务区和生态林区标准规划建造,融弘扬长江支队精神、爱国主义教育、展示革命老区传统文化和生态旅游于一体,成为闽东规模较大、内涵丰富、特色鲜明的红色旅游景区。



阅读 ┆  ┆ ┆  

七律·拜谒绵山介子推庙有感

新浪博客

(2017-09-16 19:52)

标签:旅游绵山山西介子推庙

分类:诗词














阅读 ┆  ┆ ┆  

长江支队第六大队

(2017-09-10 13:27)

                                                 一、大队组织情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第六大队由太岳区第三地委、专署组成。

大队长:康润民(陕西清涧县人)

政   委:王毅之(河南沁阳人)

参谋长:苏奋 ( 即郭怀都,山西临漪人 )

组织部长:李步云(山西武乡人)

宣传部长:董奥林 ( 河南孟县人)

秘书长:刘 哲 ( 山西长治人 )

供卫处长: 刘仁道 (河南济源人 )  副处长: 侯辅廷 (山西沁水人 )
供卫处下设 三个科:

1、供给科:科长: 王崇杰(高平人)、审计 粮食会计:阎凤山 (晋城人)、财政会计:刘祥庚(孟县人)、出纳:苗万年(阳城人)、供给干事内勤卫继光 (阳城府底村人),外勤干事 潘善卿(沁水人)。

2、卫生科:科长 郭宪武 (沁源人)。医疗所:所长 郭济隆 (阳城北燕村人),医生李志德(晋城梨川人),司药 刘文杰(阳城寨上村人)、李秀英

3、交通科:科长: 席健(孟县人)、干事 刘 斌 (介休人,到南京失踪)。
                     二、各中队组织情况

直属中队 :(108人)

队长:畅一平(山西万荣县人)

教导员:邓志坚 (山西临汾人)副教导员:赵林(河南巩县人)

参谋长:张耀明 (山西沁县人)
第一中队:(晋城168人)

队长:刘清源 (山西新绛人)

教导员郭林 (河南沁阳人  )副教导员:常子善(山西晋城人)
第二中队:(高平117人 )

队  长:梁东初(山西武乡人)

教导员:杨浩林 ( 山西万泉人)
第三中队:(济源116人 )

队  长:杨杰 (山西安泽人) 副队长:赵守训(济源人)副队长:李岳(济源人)

教导员:王安珍(山西离石人)
第四中队 (垣曲80人)

队  长:郝贵堂 (山西沁县人)

教导员:侯景城 (山西陵川人)
第五中队(由行署直属队和孟县30人)

队  长:邓超(山西沁源人)

教导员:贾墉 (山西阳城人)
                                                                              三、千里南下     

    1949年3月12日,由地委、专署召开的晋城县党、政、群各单位干部和群众参加的盛大的欢送大会上,给第六大队全体队员戴上大红花,在锣鼓声和“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把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声中,登上大卡车(当时还没有客车),从山西晋城出发,经过高平县,当天到达太岳区南下干部集中地长治市,住中计货栈和福聚长货栈。
   3月13至17日,参观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发电厂以及博物馆等单位。太岳区党委、行署在此召开了欢送大会,行署主任牛佩琼、区党委组织部长郭钦安(山西沁源人)分别作了形势与任务的报告和代表党委、行署的欢送讲话。刘尚之(河北丰润人)部长代表南下同志致了答词。太岳区党委赠给每人一本印有“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红色大字的纪念本和物品,以资鼓励。
18日,从长治发夜宿潞城,
19日,住黎城县东黄须村。
20日,出了写有“中州外翰”大字的“东阳关”,夜宿河北省涉县漳南镇,休息一天。步行160多华里。22日,在涉县邯涉铁路车站,坐在运煤的小火车厢里,行程240多华里,到达太岳、太行区南下干部集中地河北省武安县城整训。 

 23日,举行了欢迎和与太行南下干部会师大会,原太行区代理书记、南下干部“长江支队”党委书记冷楚同志(易县人)作了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他分析了国共和谈情况,要求做好渡江准备工作。宣布了我们的任务是随第二野战部队刘邓大军渡江,接管京、沪、杭地区。大家学习了进城后的有关方针政策等文件。(4月23日南京解放。上级命令我们迅速向南挺进)。

   4月24日,长江支队在军号声中向南开赴,武安县城党、政、军、民、学生,从城里到城外列队欢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声、锣鼓声、鞭炮声响彻云霄。
  4月25日,队伍冒雨步行50多华里,前进夜宿邯郸县羊井村,休息一天。27日过平汉线,入住磁县的南城村。28日突破安阳敌人据点。29日经汤阴县,参观了岳飞庙。30日住淇县城内,5月1日在汲县休整,欢庆“劳动节”并做好过黄河的准备。在平汉线上,长江支队和四野南下大军会合前进。5月3日凌晨五时出发,徒步疾行130多华里,于4日晚9时赶到詹店镇老田庵火车站。当天深夜即乘火车装货车厢,通过黄河大铁桥到达郑州,又转向陇海线。5月5日中午到达淮河北岸,夜宿徐州火车站。6日到达安徽省宿县。7日由于淮河大桥被敌人破坏,只好步行过浮桥抵蚌埠。支队纪律严明,情绪高涨。此时,上海被我军重重包围,华东支前任务繁重。华东局指示,长江支队准备抽调一个大队支援前线战勤工作。
   5月8日,第六大队从蚌埠乘火车开赴嘉山县,宿住明光车站。10日陡步120里行至滁县待命。为躲避敌机的轰炸,5月15日夜晚急行军110余里达到长北岸浦口,连夜轮渡至下关码头,乘公交车进“艳江门”,于16日拂晓前进入南京古城,进驻原国民政府交通大楼。
   此时,我们第六大队番号取消,改任支前任务,归华东支前司令部领导,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支前委员会干部大队”。每人发给黄色军装,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和五角星“八一”军帽徽、配备军用品。并在“行政院”大礼堂,听了南京市领导宋任穷和华东支前司令部、第二野战军有关领导同志关于财政、粮食、交通运输等工作报告。(第六大队在南京待命整整26天。)  
   5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电令:“三野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于六、七两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此时,华东局通知长江支队继续前进到苏州城外待命。原定长江支队接管的苏南新解放区,已由华东局“华东南下纵队”第四支队接管。24日,长江支队除第六大队之外,奉命抵达苏州。5月27日,上海宣告解放。
   5月28日,三野十兵团下达进军福建的行动命令,以二十八军八十四师、军侦营、工兵营组成先遣部队,很快完成了在福建建瓯、南平一带为大部队开辟“前进出发线”的任务,为三野十兵团以及长江支队入闽,打开了北大门。
  当时,二野兵团司令员陈赓、陈锡联在上海参加军事会议,曾要求长江支队随二野进军大西南,华东局张鼎臣同志认为,福建是东南海防,还有解放台湾的任务,十分需要干部,长江支队还是去福建。最后,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决定:长江支队去福建。
   6月初,华东局组织部副部长到苏州向支队部传达了华东局四条指示:一、长江支队7月随十兵团进军福建;二、因接管福建干部不够用,同时从华东地区再抽调一批干部随长江支队进福建;三、原从长江支队调给华野后勤支前的第六大队回归长江支队;四、从长江支队抽调一批县主干以上干部去上海,带领上海知识青年随军南下福建服务团。
   6月12日,第六大队从南京坐火车,当晚到达苏州,在火车站等到天亮,于13步行7里,到蠡口镇宿营,重归长江支队建制。随即在苏州蠡口整休待命27天。
   7月10日,随十兵团进军福建,两岸群众,人山人海,敲锣打鼓,把我们送上汽艇,依依离别,至今难忘。7月11日乘轮在太湖中速行,夜宿嘉兴城,休息四天。  
   7月16日,又乘火车经浙江杭州大铁桥,过了钱塘江后遭遇敌机空袭,停车二小时,处理了伤员,继续前进,到江山县下车。7月17日下午到达浙江江山县贺村车站,在与福建接壤的淤头镇,休息12天。
   此间,张鼎丞同志在新塘边村召开会议,宣布中共福建省委成立。会议确定长江支队六个大队入闽后接管的地区。
   7月31日,第六大队从江山达埂村从发,经浙江峡口、二十八都,越仙霞岭,进入福建仙阳。
   8月2日,第六大队到达浦城,停留9天。8月12日,继续徒行,经临江、石阪、龙岗、水吉等,行程约340里,于8月16日到达闽北重镇建瓯。此前,福建省委已在建瓯召开长江支队与福建坚持地下斗争的地方干部胜利会师大会。
   8月17日,福州解放。8月25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和福建军区宣告成立。
   9月1日,第六大队步行130余里,到达南平后轮乘船至福州。9月13日,第六大队由台江码头乘船到馆头,正遇狂风大雨,经丹阳、罗源到达宁德飞鸾,再从飞鸾乘船溯水而上。一路冒着风雨,踏着泞泥,艰难前行,于9月19日抵达赛岐。
   至此,长江支队第六大队全体队员在冒着战火硝烟,跨越8省,65个县,胜利结束6500多里的南下行程。

                四、接管政权

  9月24日,在福安赛屿镇天主教堂,长江支队六大队与闽东地下党的同志胜利会师。大会上,黄垂明同志代表闽东下党致欢迎词,王毅之政委传达了省委决定:
  1、闽东地区为中共福建省第三工作委员会和福建省第三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地专机关和军分区进驻福安城关。
  2、第六大队和地下党组织、游击队建制撤销,由地委、专署和军分区统一领导,其人员由组织分配。
                  五、工作分配

  1、地委、行署主要干部名单:

  地委书记:王毅之 ( 后调中央轻工业部副部长);

  组织部长:李步云 (山西武乡人,后调中央六机部政治部负责人);

  宣传部长:董奥林 (河南孟县人,后调鞍钢副经理 );

  秘书长:刘哲 (山西长子县人,后调上海中国船舶电站设备公司党委书记 );

  青年团书记:董杰(山西沁源人,后任福建省物资厅厅长);

  农会主 席:李 力(山西沁县人,后调南京农学院党委书记、院长 );

  专 员:康 润 民(后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

  副专员:黄垂明 ( 福建地下党干部)

  秘书长:邓志坚 ( 后任福建省粮食厅书记);

 民政科:副科长王峻峰(山西沁县人,后任福建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

  财粮科:科长粟志荣 (河北赞皇人,后任福建宁德地委统战部长);

  文教科:科长荆利九 ( 河南孟县人,后任福建莆田行署专员);

  副科长 王亮之 ( 山西襄垣人,后任山西省晋城市师范校校长);

  建设科:科 长邓超 ( 山西沁源人,后任福建三明地委书记);

  贸易公司:经 理 杨一萍 ( 万荣人,后任福建省商业厅厅长);

  副经理 赵步高 ( 山西平陆人,后任福建省商业厅副厅长);

  税务局:局长 张耀明 ( 山西沁县人,后任福建省税务局副局长);

  公安处:处长 苏奋 ( 即郭怀都,后调西安政法学院副院长);

 人民银行:行长 侯辅廷 (沁水人,后在中央政府财经办工作)。
  2、各县主要干部名单
   A、原直属中队干部回地直机关任职。
   B、福安县 ( 晋城干部)

  书记郭林(河南沁阳人,后任黄河河南河务局长);

   副书记常子善(晋城人,后任福建省福安地委工交部长);

   县长杨杰(山西安泽人,后任职中央冶金部动力司长)。
    C、宁德县 (高平干部):

县委书记 杨浩林 (山西万泉县人,后任福建省文教办副主任),

县长 黄垂明 ( 福建宁德人,地下党干部 )。
D、霞浦县 (济源干部 ):

县委书记 王安珍 ( 山西离石人,后任福建省农业银行副行长),

组织部长 史光华 ( 山西人,后任福建省晋江市委统战部长),

宣传部长 常建业 ( 山西武乡人,后任福建省农科院党委书记),

农会主任 李 岳  ( 济源人,后任福建省卫生厅副厅长),

县  长  赵守训 (河南济源 人,后任北京市农委顾问 ),

副县长 林登弟 (地下党干部,福建宁德县人),

公安局 长 王维恒 ( 山西沁县人,后任福建省水利厅处长)。

E、寿宁县 (垣曲干部 ):

县委书记 侯景城 ( 陵川人,后任专员,1954年调任吉林省电力局局长),

组织部长 杨泽生 ( 阳城人,后在中央水电部十三工程局工作),

县委秘书 王翠珍 ( 阳城人,后任福州机械学校党委书记),

县 长  郝贵堂 (山西人,后任宁德地委纪检委副书记),

银行行长 侯廷荣 (阳城人,后任福州市计量所书记 )。

F、福鼎县 (河南孟县干部 ):

县委书记 贾 铺 (阳城人,后任中央水利部中南设计院党委书记),

宣传部长 李 仪 ( 长治人,后任浙江省机械厅厅长 ),

武装部长杨什维 ( 山西人,后任福建省地震局副局长 ),

县长王烈平 (福建地下党干部 ),

组织部长(后任)梁本权 ( 阳城人,后任福建省福鼎县委副书记)。

G、周宁县:

县委书记 兼县长 刘清源 ( 山西新绛人,后任省医药公司经理)。

H、拓荣县:

县委书记 李 俭 (河南沁阳人,后任河南省委直属机关党委书记),

县 长 商建忠 ( 济源人,后任福建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

注:干部配备均有调整,有从苏州来的江苏干部,有省派来的,有上海学生组成的下服务团,有福建地下党、游击队,还有山东南下干部、军转人员等。(各县负责人名单不全)

阅读 ┆  ┆ ┆  

闽东大刀会事件

(2017-08-20 16:53)

标签:长江支队历史

分类:散文

   1949年9月长江支队六大队南下入闽到达闽东地区(现宁德市),全面接管闽东地区各级政权。他们肩负着建政、筹粮筹款、支前、剿匪等繁重的任务,而面临的却是一个旧社会留下百废待兴的烂摊子。一方面,在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下,闽东地区经济落后,人民生活贫困。经济基础差,开展各项工作困难重重。另一方面,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各种反动势力强大,活动猖獗,严重干扰、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各项工作,社情、民情、敌情十分复杂、险恶。国民党败退后,留下大量潜伏特务,勾结恶霸地主和反动会道门头目,网罗流氓恶棍、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等社会渣滓,纠集成反共反人民的反动势力,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人民政府的罪恶活动。利用反动会道门组织——大刀会,蒙蔽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策划、挑动群体事件,武装攻击各级政府,杀害革命干部、群众,制造白色恐怖,是闽东地区反动势力进行破坏活动的重要手段和特点。

                               一、大刀会的性质

   大刀会,因道与刀谐音,故演化“刀会”。大刀会在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同善社”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同善社”原为封建迷信团体,提倡“积善行德”,宣传“因果报应”,因此拥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大刀会不是宗教,亦无教义,但相信通过吃符、念咒、做法等迷信活动就能“刀枪不入”的信仰,就是大刀会的一种精神武器,具有极大的煽惑力,易为刀会徒所接受。在旧中国,被压迫群众曾依靠大刀会等会道门组织,用以反抗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帝国主义的侵略。但由于刀会存在浓厚的封建性、落后性和迷信色彩,加上成员复杂,多是农村普通农民、手工业者,还有一些闯荡江湖,卖艺为生的流氓无产者。因此,在发展演变过程中,许多刀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会首所把持或地主豪绅所操纵,成为统治阶级控制、奴役劳动人民的工具,成为一个反动组织。历史上,国民党反动派经常利用大刀会,镇压革命人民,犯下累累罪行。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闽东不少地方的“大刀会”被国民党当局及特务组织利用,成为摧残革命力量的帮凶。1933―1934年,在闽东苏区,仅福安县被大刀会杀害的红军和地方干部达170多人。譬如:1934年大刀会一百多名会徒,袭击安德区苏维埃驻地,杀害区委书记叶秀荃和六十多名红军战士。又譬如:1933年10月,闽东革命主要领导人叶飞、马立峰、詹如柏等七人到松罗乡南溪村的施脓禄家召开重要会议。不料与以谢玉针为首的大刀会遭遇,七位领导人全部被捕。为了在身份尚未暴露之前实行紧急大营救,施脓禄与同村的刘新贵、谢嫩妹等九位村民以全家性命财产作担保,四处筹措了五百块银元,经多方周旋,终于救出了七位领导人。事后,领导人真实身份被察觉,国民党当局恼羞成怒,立即逮捕施脓禄,想从她口中得知领导人去处,但施脓禄宁死不屈。敌人一无所获,对身怀六甲的施脓禄施以磔刑,施脓禄壮烈牺牲。同时,具保的九家人全部被残酷杀害,史称“九家保事件”。

   抗日战争时期,多数“大刀会”会首充当汉奸,为建立“东亚共圈”效劳。1943年10月,以福安为首的闽东七县,发生了大刀会暴动,袭击赛岐,攻打县城,火烧福安师范校舍,福安不少区、乡长、学校教员被杀害,全县大乱。同年11月,省政府主席刘建绪派胡邦宪到福安任县长,处理大刀会暴乱善后事宜,清洗大刀会残余。大刀会暴动后,会首陈友昌逃至平潭,与林超心联系,确定活动地点,发展会徒。从此,平潭大刀会开始有组织的发展。  

   解放初期,这些会首又投靠国民党特务机关,以传道为掩护,谋害中共党员、革命军人、进步人士。1949年福建军统特务头子王调勋秘密布置陈友昌等人着手成立反革命组织,利用大刀会进行反共反人民政权的罪恶活动。

                      二、闽东大刀会组织 

   闽东大刀会组织成立于民国时期,前身也是“同善社”。后改名为“乐善社”,宁德县头面人物多有参加。曾在三都某学校当教员,后又在闽北军阀卢兴荣手下任职的陈友昌当任会首。抗战期间,乐善社以“防匪保家”的名义,组织了大刀会、一心会、九仙会等名目繁多的组织,设坛聚集会徒吃符、念咒、练大刀、长矛、学枪法。到1943年,大刀会组织已遍布全县七十一个乡,约有千余人。绝大多数被地主、汉奸利用。当时,宁德县沿海三十五个乡,三十个乡有大刀会活动组织,其中尤其以三都澳的三个乡最为严重,港口乡三百五十五户人家,有两百多户入了大刀会。据资料统计,全县八十一个乡,有大刀会组织的就有六十八个,占百分之八十三。解放初期,继续进行活动的大刀会组织分布在三十个沿海乡,占沿海乡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其中直接参加暴动的有十五个乡,发展会徒三千多人参加反革命活动。在大刀会的中上层头子中,大多是一身数职,有的既是刀会的管带、队官,又是国民党的乡长、保长具有强烈的反革命性质。其中,陈友昌、杨进弟、王琮(福安人、闽东总管)、郑长昌等为大刀会会首。他们勾结原国民党福安专署专员黄呈奇,原宁德县三青团干事长陈启昭等暗中操纵,策划暴乱,在各地挑起事端,制造流血事件,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严重干扰了解放初期的建政、支前工作,给新生的各级人民政府造成极大的威胁。

                      三、平息闽东大刀会暴动 

   为了保卫、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顺利开展社会主义建设。长江支队六大队紧紧依靠人民群众,配合解放军剿匪部队,采取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手段。针锋相对,周密部署,与大刀会匪徒展开殊死的搏斗。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的代价,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取得最后胜利。

   长江支队六大队二中队队员吕学政,是一个具有丰富对敌斗争经验、革命意志坚定的公安战士,时任宁德三都澳派出所所长。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和丰富的公安经验,经缜密的侦察,得知三都澳大刀会预谋暴乱。于是,1950年2月25日,他带领侦查员将大刀会头领杨进俤抓获,关押在派出所,准备次日押往宁德县公安局进一步审讯。头目被捕,匪徒们预感末日即将到来。另一匪首陈昌友纠集了,宁德县三都岛港口、黄湾、新塘等村大刀会会徒三百多人,发动武装暴乱,疯狂反扑。他们包围、袭击了三都奥派出所。面对敞胸露背,青面撩牙,口喊“刀枪不入”,手持鸟枪和大刀长矛的众暴徒,所长吕学正毫不畏惧,与这些暴徒开展了殊死的搏斗,击毙击伤匪徒多人。终因子弹打尽,寡不敌众,事务长陈良秋壮烈牺牲,吕学政身负重伤被捕。穷凶极恶的暴徒就将吕学政捆绑在树桩上用长矛挑出肠子,再凌迟处死;手段残忍,目不忍睹。暴徒不仅抢走枪支弹药,还劫走前一天被拘押的大刀会头目杨进俤。接着,围攻驻岛解放军第八十三师二四九团三连(当时仅两个班在驻地)驻地和区公所。三连战士反击,击毙为首的刀会“天将”林崇新后,喊话劝说会徒退走。但会徒继续冲击,三连当即予以坚决还击,毙伤四十多人,其余四散溃逃。

   同年5月初,寿宁县大刀会匪首李承柳,在寿宁县四区平溪杨溪头村大王坪纠集了200多名大刀会员,成立所谓“中华救国保民军”。妄言“尊师有谕,当今之世,平治天下,舍我其谁,现在就要和共产党斗一斗”,组织、发动了震惊闽东的“平溪大刀会武装暴动”。暴动当日,大刀会先是包围并烧毁了杨溪头村农会主席杨显云的房屋,极为残忍地杀害了杨显云和农会会员杨行应、杨成岩、杨显炉等4人,掠走全部财物。

   长江支队六大队四中队队员,时任四区区委书记的李鸿儒惊悉杨溪头村大刀会的暴行后,悲愤填庸。他不顾自身安危,一边布置向县大队报告大刀会武装暴动情况,一边立即抄起驳克枪,带领区中队30余人前去平暴。将近晌午时分,他们在平溪南坡山七宝岗与上百之众的大刀会暴徒遭遇,面对纷纷从林中、壑下钻出穷凶极恶、手持枪枝、挥舞大刀的刀会群魔,李鸿儒毫无惧色,靠前指挥,带领区中队与数倍于已之敌展开了殊死搏斗。战斗中,刀徒中突然有人对着李鸿儒狂叫“他就是共产党的头,砍死他!砍死他! ”,立时两名刀徒一前一后向李鸿儒扑来,李鸿儒挥枪“当当”两声枪响,眼前一名刀徒应声倒地。另一名刀徒窜上前来,李鸿儒一脚踢落他手持的大刀,与其肉搏。然而,更多杀红了眼的刀徒闻听枪响,蜂拥而上,将李鸿儒团团围住。时区中队其他战友正与刀徒奋力搏斗,近旁的通讯员小连见状疾步跃身解围,却被两名刀徒砍倒在地。更多的刀徒一齐涌向李鸿儒,因距离太近,李鸿儒手中的驳壳枪已难以发挥作用,先是头部被刀徒狠狠砍了一刀,紧接着腰部又被横扫一刀,李鸿儒倒地后,穷凶极恶的刀徒并未罢休,轮番挥起大刀,朝着怒目圆睁的李鸿儒一阵乱砍,顿时李鸿儒身中十四刀,鲜血四喷,横尸河滩,壮烈牺牲。这场遭遇战,区中队同志终因寡不敌众,含泪且战且退,共击毙刀徒2名,伤多名,区中队也有伤亡。当日下午,县独立营赶到,匪首李承柳一伙遁山逃命,三区(托溪乡)、四区(平溪乡)区中队会同县大队、县区干部群众千余人协同合围,投入剿灭刀徒战斗,战士们同仇敌忾,高呼为李鸿儒报仇,经数天搜山围捕,击毙刀会首恶杨德洁、李启章,活捉刀会会首张宗祥、张邦居,103名刀徒落网。

   1950年11月,闽东各县大刀会会首在宁德白马山开会,策划暴乱。27日,大刀会在宁德县飞鸾区澳里刺伤区干部和工作人员三名(其中一人重伤)。县公安局接到情报后,康平局长、周观亭股长(两人都是长江支队队员)率公安侦察员于29日赶去飞鸾区公所,组织区公所干部、区派出所干警等十多人化装前往侦察,行至飞鸾区沈洋村时,遭到大刀会约八十人伏击。激战中,区中队副指导员许文轩牺牲,班长两人、战士一人负伤,康平险些中弹(子弹擦过帽檐)。康平局长临危不惧,率部追击,击毙大刀会匪徒四人、击伤二十余人,其余会徒逃窜。

   以长江支队六大队队员为骨干的闽东各地各级党组织,一面积极、努力完成建政、筹粮筹款、支前等任务。一方面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密切配合驻军剿匪部队,狠狠打击大刀会等反动势力。初步打开局面,稳定了新生的各级人民政权,各项工作走上正轨,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人民群众翻身解放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预感末日即将到来的大刀会等反动势力,不甘心坐以待毙,等待灭亡。在遭遇一连串的打击和失败后,垂死挣扎的反扑更加疯狂。据公安局侦察和群众报告,宁德大刀会准备孤注一掷,聚集全部力量,进攻宁德县城和飞鸾镇。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彻底消灭大刀会匪徒。宁德县委采取针锋相对的应对措施,由公安局长康平和县委书记杨浩林(长江支队队员)、县长黄垂明、武委主任姜怀喜(长江支队队员)组成抗击大刀会暴动临时指挥部。福安军分区除电请罗源驻军第二五二团增援飞鸾(后派出两个连))外,还调军分区警备团第三、第五连前往宁德,并令宁德县大队从八都剿匪区撤回县城,宁德军民众志成城,严阵以待。12月2日拂晓,大刀会集中九百多人,手执大刀长矛,头戴“金钟罩”,胸挂红肚兜,喝符水,口念咒语:“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从古溪、金蛇头、岭头三个方向进攻宁德县城,先后袭击宁德县大队驻地、县人民银行和盐务局,遭到宁德县城全体军民的坚决还击。遭到迎头痛击的大刀会匪徒,死七人、伤二十多人,其他会徒惊恐万状,这才回过神来,知道咒语不灵,符水无用,呼天哭地,争相逃命。2日下午,分路向城关合击的解放军部队,在石峡遭到大刀会伏击,解放军战士英勇战斗,坚决还击,击毙大刀会徒两人、击伤六、七人、俘一人。3日,解放军在白马山周围搜索中又俘大刀会徒四人,其余匪徒狼狈溃逃。至此,宁德军民以生命和鲜血的代价平息了这场长达十个月之久的反动会道门大暴乱。粉碎了反共反人民势力妄想颠覆新生人民政权的图谋,保卫了半个世纪以来闽东无数革命先烈和志士仁人为民族的生存和解放进行斗争的成果,保卫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成果。

   1950年平息三都大刀会暴动后,宁德县人民政府会同有关部门,严格依照政策处理善后事宜,彻底清算和铲除大刀会残余势力。除对少数首恶分子逮捕法办外,其他受骗人员,给以登记自新,伤者给以治疗,死者家属给以救济。并展开政策宣传,揭露大刀会罪恶面目,以教育群众。

   1951年在土改和镇反运动中,县委和公安部门开展了群众性的取缔大刀会活动,有一千四百六十九名会徒办理了自新登记退会手续,交出大刀八百二十七把,法衣三百三十件,法帽二百一十四顶。

   由于一些政权组织混入大刀会分子,一些村里群众发动不充分,再加上敌占岛屿的国民党特务与内陆潜伏特务勾结,叫嚣国民党要反攻大陆。于是,1952年公安机关发现在莲峰、城关、象溪等地仍有潜伏的大刀会秘密活动。公安机关及时侦破了大刀会“中华救国保民军”,揭发出参加该组织会徒二百三十五名。收交法刀六十八把,法衣六十二件,队旗、法书等。于是,全县四十七个乡、镇再次展开了群众性的取缔反动会道门活动。经检举和教育,登记退会者达三千七百七十二人,其中大刀会棚长二百三十二人,队官三人,管代七人,缴出会刀八百三十三把,法衣二千百七十多件,清除混入我基层政权的刀会小头目一百一十五人。1952年3-4月间,全县再度组织八十多名干部,在三十三个乡镇深入清查,又破获大刀组织十个,逮捕首恶顽固分子一百零一人。至此,宁德境内彻底摧毁、取缔了反动大刀会组织。

   1952年12月底,宁德县人民政府召开除奸反特剿匪模范表彰大会,表彰了一百二十八名模范民兵和有功人员,康平同志荣记一等功。同时,追认在平息暴乱中英勇牺牲的同志为革命烈士。

   为了永远纪念吕学政、李鸿儒烈士,宁德县委、县政府决定在三都岛建一座纪念碑,以供后人祭奠。寿宁县委、县政府,将李鸿儒烈士安葬在县革命烈士纪念园。每年的清明节,两地军民纷纷前来烈士墓献花祭扫,深深地鞠躬……

   人们没有忘记当年这些气宇轩昂的长江支队烈士们,他们的英名和光辉业绩将永远铭刻在人民心中。

 

 本文参考资料:

 (1)、福建史志(1991)取缔反动会道门

 (2)、周加才《历经艰难曲折不违革命初衷》

 (3)、根据县公安局档案、原部分公安干部和知情者提供的材料整理 

本文参考文献:

 1、福建史志(1991)取缔反动会道门

 2、《宁德县志》


阅读 ┆  ┆ ┆  

八一建军节,怀念父辈们

新浪博客

(2017-07-31 15:04)

分类:诗词



阅读 ┆  ┆ ┆  

七 律 访上党门吟怀

新浪博客

(2017-07-13 22:44)

标签:上党门文化山西长江支队

分类:诗词



阅读 ┆  ┆ ┆  

五  律  火线先锋

新浪博客

(2017-07-07 21:46)

分类:诗词



阅读 ┆  ┆ ┆  

七绝

新浪博客

(2017-07-07 19:03)

分类:诗词



阅读 ┆  ┆ ┆  

五 律  胜利在望

新浪博客

(2017-07-01 14:05)

标签:军事文化胜利

分类:诗词



阅读 ┆  ┆ ┆  

沁园春  庆祝建军九十周年

新浪博客

(2017-06-30 17:18)

标签:军事文化

分类:诗词


阅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