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熊猫一副总被调查 5次短线交易3次发生在年报前

南京熊猫一副总被调查 5次短线交易3次发生在年报前

热点栏目资金流向千股千评个股诊断最新评级

客户端

  原标题:5次短线交易3次发生在年报前 南京熊猫一副总被立案调查

  记者 王君

  南京熊猫(600775)前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副总经理郭庆,因涉嫌短线交易在7月26日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而南京熊猫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短线交易发生在2016年,交易获得的9037元收益已经上缴公司董事会。大众证券报记者发现,短线交易在A股市场上屡见不鲜,近期还有抬头之势,在今年7月以来,短短20多天就有14家公司公告股东或高管因短线交易而涉嫌违规。

  年报发布前偷偷买卖

  7月26日,南京熊猫副总经理郭庆接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称 “因涉嫌短线交易南京熊猫股票被我会立案调查,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谈话了解相关情况,请予以配合。”

  南京熊猫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郭庆目前不持有公司股票,他此前买卖的股票也都是从二级市场竞价交易的,其通过短线交易操作获利9037元,董事会已经在今年3月份做出了收回其违规买卖公司股票所得收益并通报披评的处罚,此次立案调查是证监会对此短信交易行为处理的一个进展,公司会根据调查进展情况做好信披工作,而本次立案调查是针对郭庆个人的调查,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

  翻看郭庆此前的成交纪录,虽然郭庆在二级市场交易行为获利不大,买入和卖出的股票数量也算 “袖珍”,但是涉及短线交易的却有五次买卖操作,而且整个过程时间跨度长达7个多月:郭庆分别在去年3月1日买入公司A股5000股,交易价11.17元/股,成交金额55850元;于2016年3月7日卖出5000股,交易价11.97元/股,成交金额59850元;于2016年3月14日买入公司A股1500股,交易价12.10元/股,成交金额18150元;于2016年9月5日买入公司A股600股,交易价15.50元/股,成交金额9300元;于2016年11月24日卖出公司A股2100股,交易价格15.47元/股,成交金额32487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3月22日,南京熊猫公布了2015年年报,而郭庆的五笔短线交易有3笔恰好发生在年报发布前不久,在2016年的3月1日,3月7日,3月14日郭庆都进行了公司股票交易操作。另外,他的这五次买卖行为,都是默不作声“偷偷”进行,直到最后一笔操作完成之后的4个多月后,郭庆才向公司报告。

  不到一月有14家公司上榜

  而事实上,上市公司董监高或股东短线交易的操作在A股市场上屡见不鲜,频频发生,其中最为特别的当属2016年1月11日,中坚科技监事胡群旬弟媳李芳静在二级市场买入100股,该动作直接导致中坚科技社会公众股比例降至24.9999%,从而触发社会公众股比例不得低于25%的监管条例,引发公司退市危机,两日之后,李芳静将这100股卖出,才将危机化解。

  而短线交易近期在市场上也有抬头之势,大众证券报记者疏理近期公告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7月份以来,短短20多天,就有包括奥普光电格力电器金冠电气亚威股份、国自南电、中国高科冀东水泥等14家公司曾公告股东或高管曾操作致短线交易,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格力电器董事徐自发在离短线交易6个月的禁售期要求仅仅相差2天的时间下,将26.39元/股买入的格力电器股票以33.45元/股的价格卖出400825股,短线交易产生的收益282.98万元已收归公司所有。而这其中最为迷你的短信交易,当属恒泰艾普副总经理刘会增,他在今年7月20日买入公司股票仅100股,而此前在5月22日,他通过大宗交易卖出222.4万股,于是这1手的买入操作构成了短线交易。

  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分析人士表示:“短线交易一直是监管的一根红线,一直以来,证监会对违法减持和短线交易保持高压态势。主要是对内幕交易进行事前预防,维护资本市场的公平公正。加强对短线交易的监管力度,意在强化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及对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保护,而短线交易的违规行为,与股票的买卖数量以及是否获利、获利多少无关。”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