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五大“灰犀牛”与中国人的财富危机

马光远:五大“灰犀牛”与中国人的财富危机2017年07月28日 09:48 新浪财经 作者:马光远

继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中首次提到“灰犀牛”之后,7月27日中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财办的官员也开始谈“灰犀牛”。这种不回避当下中国经济风险点的做法令人欣慰。

中财办一局局长王志军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了 “黑天鹅”和“灰犀牛”的概念,强调 “黑天鹅”和“灰犀牛”这两类事件都有可能冲击金融风险的底线。他认为,对于“黑天鹅”事件,因为是没有预料到的突发事件,所以对这类事件主要是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高度的敏感性,特别是在当前经济运行的基础尚不牢固的情况下,一定要增强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要加强跟踪监测分析,加强预警预测,及时发现一些经济运行中的趋势性和苗头性问题,未雨绸缪,制定好预案,防患于未然,不打无准备之仗。对于“灰犀牛”事件,因为问题已经存在了,也有征兆,所以对这类问题要增加危机意识,要坚持问题导向。对存在的“灰犀牛”风险隐患,如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国有企业高杠杆、地方债务、违法违规集资等问题,要摸清情况,区分轻重缓急和影响程度,突出重点,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加以解决。

正如我在上一篇《为什么“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的文章中提到,渥克是在2013年达沃斯论坛提出“灰犀牛”这个概念的,但在中国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我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之后,立即被这个概念和逻辑所折服,在很多场合多次讲“灰犀牛”,并用“灰犀牛”的逻辑分析全球政治经济的动荡。按照“灰犀牛”理论,对于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我最担心的不是发生危机的可能性有多大,而是发生危机的时间节点离我们有多近。我非常担心我们对很多风险点抱有侥幸心理,而不是预先采取有效的措施去进行防范。中国的企业债务杠杆,房地产泡沫,各种各样的金融庞氏骗局,民营企业家不安全感导致的信心缺失,制造业面临的巨大困难,以及贫富差距等问题,都是很可能引发系统风险的“灰犀牛”而不是小概率的“黑天鹅”,对这些风险点,必须未雨绸缪,着力解决,而不是以空洞的发誓或者表态“有信心”而忽视了问题的严重性。

基于此,中财办官员在这种情况下谈及“灰犀牛”,其背后的政策含义就不言自明,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中国在预防风险方面思维和范式的转换,不再刻意回避或者淡化已经出现的明显的风险点,而是直面和肯定,并积极去应对。这种态度无疑是值得赞赏的。过去我们即使出现一些风险点,也会人为淡化或者忽视,以致于最终酿成了比较大的风波和冲击,比如,2015年的股市和人民币汇率,就是深刻的教训。同时,更难能可贵地是,中财办的官员还明确列出了目前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五大“灰犀牛”,包括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国企债务杠杆、地方债务以及非法集资的问题。熟悉中国政策运行逻辑的人都知道,官员在公开场合列举一些事,绝非随意,甚至对一些事的排序,都反应了高层对一些事情看法的轻重缓急。因此,这五大“灰犀牛”可以视为当下中国管理层对这些问题可能引发风险的最大担忧。同时,在未来的具体措施上,也会做出回应。

对于中财办列举的这五大“灰犀牛”,无论对宏观经济整体的运行,还是对个人财富的安危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且,从列举的这五大“灰犀牛”看,一些已经导致老百姓的投资出现巨大损失,比如,各种各样的非法集资和影子银行,有些可能会引发金融系统的风险,比如国企高杠杆、地方政府债务以及房地产泡沫。官方提及这些领域,完全是有的放矢,下一步一定会出台相应的政策进行防范和治理。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除了国企债务杠杆及地方政府债务,不会直接危及财富的安全,但影子银行、非法集资以及房地产泡沫都和老百姓自身的财富安全息息相关。这几年出现的重大的影响老百姓财富安全的领域基本就在影子银行和非法集资这两个领域。从政策的趋势看,银行理财产品打破刚性兑付已经时不我待,老百姓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绝对不能想当然。至于包括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的“储蓄转投资”业务,以及地下钱庄、民间借贷、典当行等,更是潜藏着种种风险。在中国金融周期已经真正进入风险周期之后,官方所列举的这些领域势必会成为治理的关键,涉及这些领域,一定要慎重。

至于房地产泡沫,我在之前的很多文章中都提及,特别在最近的文章中提到房地产无论就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都出现了明显的下行问题,这个时候,一定要根据自己所在城市房地产市场的基本面慎重判断,不可盲目出手。治理房地产泡沫的决心已经下了,不管这个决心能坚持多长,都会对市场产生影响。对这一点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