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中国执董谈总部迁都北京:对具体年份不必太认真

  独家|IMF总部十年后迁都北京?中国执董金中夏独家回应

  7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一番前景展望之词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如果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增长势头持续,并且体现在IMF的投票权中,那么IMF总部在未来十年也可能迁都中国北京。”

  拉加德当时在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介绍IMF刚刚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座谈期间,她被问及IMF未来十年的前景时,再度触及IMF的内部改革问题。

  十年这个期限究竟如何理解?IMF的华盛顿总部真的可能迁都至北京吗?对此,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了IMF中国执董金中夏,他称:“拉加德的讲话可以理解为即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肯定,也是对发达国家的鞭策。她重在提醒变化的趋势(即新兴市场实力不断上升),但中国读者对她提到的具体年份数字和假设性结果不必太过认真。”

IMF中国执董谈总部迁都北京:对具体年份不必太认真

  金中夏分析称,“IMF章程规定,IMF总部应设于持有最大基金份额的会员国境内,而非GDP最大。” 经历了五年的博弈和等待,美国国会终于在2015年12月通过了IMF的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Quota and Governance Reforms,即第14次份额总检查)。至此,新兴市场在IMF中的话语权将大幅上升,中国成为第三大份额国。目前,中国的份额为6.41%,投票权为6.09%;日本的份额为6.58%,投票权为6.15%;美国的份额为17.46%,投票权为16.52%。

  可见,尽管中国投票权有所提升,但相较于美国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而且以美国当前的份额来看,其仍在IMF份额改革中拥有一票否决权(veto)。

  那么,在未来十年,中国的份额有没有可能超越美国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十年后IMF迁都也并非不可能。

  对此,金中夏表示,“未来进一步的份额调整仍要看全球经济的发展和各国能否协调达成共识。目前IMF内部正在对份额公式的修改进行讨论,最终对各国份额的影响仍然是不确定的。”

  IMF理事会通常每隔五年会进行一次份额总检查。份额的任何变化必须经85%的总投票权批准,并需要119个成员签字认可,而一个成员国的份额未经本国同意不得改变。

  他进一步分析称,份额现在由一国的GDP、开放度、波动性和外汇储备等因素再加政治因素决定,份额变动要经85%以上的投票权批准。即GDP(50%)、开放度(30%)、经济波动性(15%)、国际储备(5%),且公式还包括一个“压缩因子”,用来缩小成员国计算份额的离散程度。

  同时,GDP是以市场汇率计算的GDP(权重为60%)和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GDP(权重为40%)的混合变量。也正因如此,尽管中国的GDP规模已经超过日本,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由于GDP权重仅占份额公式的一半,中国并不能立刻成为第二大份额国。

  “即使单看GDP,我认为中国在二十年内赶上美国可能性有,但在十年内要赶上,即便不是不可能,也是较为困难的。”金中夏称。

  此外,他还提到,“现有份额公式可能低估了美国的实力。比如外汇储备那一项,美国几乎为零,但其实美国只要印美元就是储备货币,而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高居全球第一,但多是美元、欧元,人民币也刚成为储备货币,但要进一步国际化还有待进一步发展、改革和开放,因此仍然任重而道远,不是一个十年就能赶上美国或欧洲国家的。”

  其实,就如金中夏所述,拉加德在24日的这番言论其实是对新兴市场不断提升的实力的认可,也是对扩大其在IMF中话语权的期待。

  2015年底,当美国国会终于在僵持五年后同意了IMF的份额改革时,拉加德就表示,IMF对美国国会批准此项改革表示欢迎,这是强化IMF支持全球金融稳定能力的关键一步, “改革大大增加了IMF的核心资源,让IMF能够更有效应对危机; 改革将更为合理地反映出富有活力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不断上升的地位,这也将完善IMF的治理结构。”

  其实,IMF的这项改革仍在持续。因此,具体的时间期限、IMF总部会否迁都等问题并不值得过多的讨论,重要的仍然是如何进一步改善全球治理结构、给予新兴市场与其经济实力相适应的话语权。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