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取消国内漫游费不应当做对用户的福利

  原标题:漫游费要取消,流量更要无限制

  陶舜

  7月27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相继宣布9月1日起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漫游费。消息一出,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坦率讲,这并不是多大的“喜讯”,很多媒体的报道却给人一种“普大喜奔”之感,不仅仿佛第一次听说,还把这项取消当作通信运营商对用户的福利来看待。说轻了是工作做得不仔细,说重了是遗失了自己的公共责任。

  早在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在互联网时代,各领域发展都需要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信息网络,今年网络提速降费要迈出更大步伐,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大幅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推动“互联网+”深入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让企业广泛受益、群众普遍受惠。

  既然通信费用的不公收取惊动了党中央,公众对于漫游费的取消,自然不会意外。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么一项目标清晰、删削冗余、还用户方便的改革,在政府工作报告严肃示意之后,为什么还要拖延半年之久?这样一个调整真的需要半年时间来消化吗?还是说三大运营商舍不得放弃这块吃到嘴里的肥肉,等到不能再拖了才肯取消漫游费?

  据说漫游费产生的收入占运营商收入的1%左右,有的通信专家因此大言不惭地说,“运营商并不在乎这点收入”。不客气讲,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1%算下来不是一笔小钱。根据工信部日前发布的2017年1-6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报告,三大运营商电信业务总量完成10991亿元,日吸金量高达35亿元。仅仅半年,1%算下来就是100多个亿呢,一年就是200多个亿。更何况,所谓仅占1%未必属实。根据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发布的数据,仅2012年,中国移动漫游费收入累计达718.5亿元,在国内移动通信收入中的占比基本稳定在8%至10%。

  这几百个亿本来是不该向用户收取的,现在即将要取消了,对用户来说,就意味着不必花这笔冤枉钱了。用户多花了冤枉钱,有的通信专家对此毫无痛感,反而说运营商不在乎这点收入,可谓驴唇不对马嘴,为了行业既得利益,不惜与公众和常识为敌。

  更有甚者,有专家还与时势唱反调,认为“漫游费依然有存在的必要,如果取消漫游费,对于运营商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取消过去资源小、单价低的套餐,这对农村地区的用户是不公平的”。这些都可以算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惦记自己如何获利,丝毫不把用户利益当回事。这样做专家,会被公众唾弃为“砖家”,这样办企业,用户会用脚投票——无奈,用户在三大运营商之外别无选择。

  悲哀在于,回到现实,你又不得不虑及,这些企业会不会真按“砖家”的逻辑行事呢?取消了漫游费,运营商会不会在其他方面坑害用户呢?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人们对流量的需求早已大于通话,网络流量的分区域计费就是一个比漫游费更严重的问题,同样是上网,居然要分国内流量和省内流量,而目前还没有听说有这方面的改革措施。

  如果说漫游费有什么成本,可能就是垄断国企的管理成本,以及阻碍改革的“反改革”成本。因为从技术上讲,一部手机一年的国内漫游费不到一分钱,近乎零成本。在美国,同一个运营商跨地区打电话,既没有长途费也没有漫游费。在欧洲各国,早就没有国内漫游费,2007年开始人家还致力于取消欧盟国家之间的漫游费,历经十年努力,今年6月已实现。而中国现在还在交国内漫游费,令人惊诧。早在2007年,全国人大代表陶仪声就曾提交《关于取消手机漫游费的建议》,其中明确指出,“既然成本基本为零,却仍然收取较高的漫游费,显然不合理。”

  因此,有关取消漫游费的讨论,溯及问题的根源,还是垄断企业罔顾用户利益的唯利是图。由于通信市场不够开放,缺少鲶鱼效应,行业在既定利益格局中会逐渐丧失活力以及自我变革的动力,下一步应当通过主动开放市场作为破解之道。全球移动互联时代,网速和网费不仅攸关人民的日常生活,更关乎社会经济的增速,网络提速能直接促进经济增速。

  也就是说,通信业务不是运营商的私家花园,而是关系到国家经济大局和公众利益的公共品。是公共品就应该讲究公共品的定价原则,不能仅由垄断企业说了算。现在漫游费要取消了,希望公众呼吁已久的流量无限制和流量无限量能够早日实现。